never again

【長得俊】夢

啊啊啊啊啊!疯掉!!!

翻譯年糕:

*小甜餅


*半現實


/


尤長靖最近得了一種怪病。


要說病似乎也稱不上,但說怪,是真的怪了。他最近總是作夢,作的還是那種預知夢。


平常人或多或少也會在生活中遇到自己夢過的場景,但尤長靖不一樣,他前一天所夢到的,隔天一定會實現在真實生活中,雖然不一定完全相同,可總能從夢境中推測出要發生的事。




比如說,有一次他夢到王子異向他推薦一款保健食品,說是粉絲送的,吃了體力變特好。隔天王子異就真的收到了一箱夢中的保健食品。


再比如,他夢到王琳凱跑到他面前,拿著剛剪下來的髒辮,問他要不要試試新造型。隔天,髒辮為本體的小鬼就換了一個髮型。




尤長靖坐在休息室糾結著,陳立農走過去看他一副失神樣,隨口問了句在想什麼。尤長靖抬頭看他,想起自己昨天夢到這人去商場買了一件紅內褲,便對他說,「我在想,你今天是不是穿紅色的內褲。」


陳立農驚訝的看著他,「你怎麼知道?!」


「喔,我猜的。」



-



「Justin,吃東西小心一點。」尤長靖盯著黃明昊手上的盒飯,出聲提醒了他一下。


「什麼意思?」


「沒什麼。」只是昨天夢到你打翻食物而已。


「啪!」下一秒,黃明昊沒吃幾口的飯就壯烈犧牲了。




「……」黃明昊心疼的看著地上的飯,認命的清理乾淨,回頭對尤長靖說,「長靖,你是不是偷偷學了什麼巫術?」


「蛤?」


「不然你怎麼都知道會發生什麼!」黃明昊雙眼放光,興奮的抓著他的手,「快教我,我也想學!」


「我…我是用猜的啦……」


「怎麼可能!」




「在聊什麼?」林彥俊走進休息室,不著痕跡的擠進兩人中間,把黃明昊隔在他後面,「這麼開心。」


「彥俊,我跟你說,長靖他學了巫術!」


「我沒有!你別聽他亂講!」尤長靖急忙解釋,整個人緊張得不敢看林彥俊。




尤長靖的夢通常是圍繞著成員,因此總能知道每個人會發生的事。獨有一個人例外,那就是林彥俊,他永遠猜不到那些關於林彥俊的夢究竟代表什麼。


那些夢和其他的都不一樣,他總是夢到林彥俊撩他、牽他、親他,兩人在夢中就如同小情侶一般。但隔天,卻什麼也沒發生。


大概是這個人太難控制了吧,他想。




絕對不是因為自己暗戀林彥俊。




「什麼巫術?」林彥俊不知道他這些心思,還在配合黃明昊問他。


「就說沒有啦!」



-



吃飽飯後,尤長靖坐在沙發上休息,上網搜尋了各種關於預知夢的資訊,卻沒找到和自己發生相同情形的人。


尤長靖嘆了口氣,這種超能力的確很酷,但他還是想回到每天都有未知的事發生的日子。


想著想著他就睡著了,還作了一個夢。




這次夢見的是林彥俊。




夢中的林彥俊正在剝柚子,一片一片津津有味的吃著,邊吃還邊笑,像食人魔正在吃人一樣,畫面十分詭異。


林彥俊發現尤長靖在看他,剝了一片塞到他嘴邊,用極其低啞的聲音命令他,「吃下去!」




尤長靖驚醒的時候,林彥俊就坐在他旁邊。




他在剝柚子。




「啊!」尤長靖下意識叫了出口。


「怎麼了?」林彥俊看他流了一身冷汗,拿衛生紙替他擦了擦額頭,「作惡夢了?」


「嗯……」




「你最近很奇怪。」尤長靖這幾天總是心事重重,林彥俊和他朝夕相處,自然也發現他最近總不在狀況內。


尤長靖沉默了一下,最近實在憋得心裡不舒服,一股腦的就把事情一五一十告訴林彥俊。




林彥俊聽完,思考了一下,「所以你剛才夢到什麼?」


「我……」尤長靖一咬牙,還是支支吾吾的把剛才的夢說了出來。


「這個夢代表什麼?」


「不知道。」尤長靖不管了,說就說吧,「只有夢到你的時候,我沒辦法知道它代表什麼。」




「尤長靖,你是不是喜歡我?」


尤長靖心裡咯噔了一下,看著林彥俊正常的表情,故作鎮定,「我、我沒有。」


「是嗎。我還以為是因為我打亂了你的心。」林彥俊說著不知道是冷笑話還是土味情話,「我覺得那個夢還滿好懂的。」




「你知道那個夢是什麼意思?」尤長靖瞪大眼睛靠過去,「你不會也有超能力吧?」


林彥俊笑而不語,慢條斯理的又剝了一片柚子。


「你快說話啊!」尤長靖總覺得他好像知道什麼,推著他的手臂讓他不要再賣關子了。




「我知道那個夢代表什麼。」林彥俊終於剝完了那片柚子,含了一半在自己嘴裡,湊到尤長靖面前,「吃下去。」


尤長靖看著含在林彥俊嘴裡的柚子,猶豫了一下還是咬了一小口,林彥俊壓住他的後腦勺,順著柚子就吻了上去。




柚子的味道在兩人嘴裡爆發,酸酸甜甜的,尤長靖覺得心裡的什麼東西像要滿了出來。




「我有超能力,」林彥俊細細地吻著他,想要把尤長靖和柚子一起吞下去。




「超級喜歡你。」


/


好!想!吃!柚!子!!!

评论

热度(5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