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ver again

历史的结局

Charllote's:

忽然发觉很久没有写字,这样不好,会丧失某种敏锐的吧?

今天想说一个很简单的事,曾读过钱钟书的一个句子曰:“目光放远,万事皆悲。”当初只是喜欢这种为赋新词强说愁的意境,大概是不能真切理解其中的内涵的。

今天发现了一个奇妙的论坛名为三国JQ研究所,浏览的时候,看到其中一篇小说的标题上特别注明了HE,忽然就有点感慨了。所谓历史的结局真的会有HE的说法吗?毕竟那些人最后都死了呀!当然若是真要举例应该是可以举出一大票善终的人的,但是只用是否善终来衡量是否为HE大概是有些浅薄了。

忽然就想起了前文所述的那句钱钟书先生的句子,因为跨越了千年后回头再看,我们早已知晓每个人的终局。任你生前是何等风光,死后不过一抔黄土,每个人的结局大概都是一个悲剧吧。所以在看这些小说的时候很难忍住不去泪流满面。在建安十二年,曹军从柳城离开的时候,在建安十七年,董昭给荀令写信的时候,即便还没有走到最后,眼泪总是先一步落下来。多少玲珑词笔偏是写不出一个完美的终局。因为历史终究是历史。

一开始就知道的结局永远不会是喜剧,一只无形的手穿越千年的历史扼住了我们的咽喉让我们屈从于历史的厚重,即便假设千万遍,历史也不会有丝毫的变化,这种巨大的无力感碾过我们的躯体,把我们变做它的一部分,消失于这个尘世。

最后的最后,用阿丕的《与王朗书》作结:

人生有七尺之形,死为一棺之土。唯立德扬名,可以不朽;其次莫如著篇籍。疫疠数起,士人雕落,余独何人,能全其寿?

评论

热度(5)

  1. never again兮嘉_Charlotte 转载了此文字